一棵兔子草

CP洁癖是什么我不懂

【双花】抛莲子 极短小片段

一个一见钟情

七月流火,在这江南却不适用。任你火星怎生走,这地方整日里仍是赤日炎炎,也只水塘边柳荫下一条小径上,才约略有几许凉意。
孙哲平正走在这条小径上,左手上拎着一点子新鲜脆生的菱角,右手中尚还攥着一个抛着一个寻乐。
这时塘中荷叶晃了晃,碧绿接天中钻出一只小船来。船上堆了好大一堆莲蓬,坐了个少年。那少年懒懒地划着桨,船行得还未必有走的快。
他在这边划,孙哲平在那边走,两个人的眼神一下子对上,半空中那只菱角恰恰落进孙哲平手中,砸在另一只上,发出一声脆响。
那少年一怔,把桨一搁,也不划了,任这慢慢悠悠地在四丈外和孙哲平并排漂着。
孙哲平渐行渐慢,倒是始终也不和这船错开一点。
那少年就坐在船上,撑着下巴大大方方地看孙哲平,眉梢眼角尽是笑意。
孙哲平初时尚还能忍住不去看他,闲步半里后,忽望见前方柳荫下,影影绰绰似是有座青石小桥的模样。他不熟路径,也不知前方是否还可并行,便侧过头去,看了那少年一眼。
那少年眼一眨,伸手抓了个莲蓬便朝孙哲平身上掷去。
孙哲平伸出左手轻巧地接住,稍一想,便把右手中两枚捂得发热的菱角抛了回去,全落在那少年衣襟上。
而后孙哲平笑了笑,朗声道:“我叫孙哲平。”
那少年捏起两枚温温热热的菱角,扣在手心里,道:“我叫张佳乐。”



你大约不会想知道的故事背景:
武侠背景,地点临安,孙张都是来围观叶修比武的初出茅庐的小弟子,张佳乐摘那么多莲蓬是为了卖钱凑点盘缠。
如果它看起来像神雕开头,或者倚天张翠山跟着殷素素在岸边跑的话,算我的错。
虽然不像但真的有的原型:采莲子(皇甫松),船动湖光滟滟秋,贪看少年信船流。无端隔水抛莲子,遥被人知半日羞。重点反正不在最后一句。

【嘉世&一叶之秋】山长水阔 一发完

这两天的一点杂念,灵感来源写在最后了,主要是关于嘉世、一叶之秋、叶修、孙翔和邱非。
说说我眼里的。
刚好是在小队长生日这天理出来,也在此祝小队长生快!

第十五个赛季结束后,国家队黄金一代的换血也基本结束,邱非毫无疑问地入选了国家队。
他的队友是孙翔。
他的领队是叶修。
他的队服是红的。
他的目标是王朝。

槛菊愁烟兰泣露。
嘉世的陨落已经不是愁云惨淡所能形容得了的了。邱非看上去是唯一一个淡定的,但其实他脑子里除了战法的操作一片空白,有一天把一个训练开了五遍才意识到,这个我是不是打过了?
有人惶惶无措,也有人早就做好了打算,偌大的俱乐部分崩离析,只在那么一刹那。
孙翔并不后悔GG,虽然陶轩不愿相信,但他真的赢不了。
他已经明白了。
他知道了什么是荣耀,同时也明白了一件事——他的才华还撑不起他的野心。
他是天才,但其实也没有那么天才,他的起点的确比绝大多数人都要高,但巧了,他并不是要和那些人比赛。
他的对手中固然比他弱的很多,但其实那些人在他孙翔眼中根本算不上对手。
他要让斗神的名号再次响彻整个荣耀,这句话可不是说说而已。

罗幕轻寒,燕子双飞去。
孙翔走了,肖时钦也走了。
贺铭、张家兴、申建、王泽、郭阳……都走了。
嘉世训练室每天只开两台电脑,一台邱非用来训练,另一台陶轩用来被虐。
何其冷清。
叶修来了,带走了沐雨橙风、苏沐橙,还有关榕飞。
他们的目的地,是街对面的兴欣。
这条顺逆加起来只有两个车道,一天可以拥堵十四个小时的马路,看起来从未这么宽过。

明月不谙离恨苦。
孙翔刚到轮回的时候,并没有什么不适应的。说到底,他也没真的适应过什么。
他就好像那块一角镶金的“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偏偏所处的不是江东的群雄割据,就是仲国的命不久长。
他很强,强到连对他意见最大苏沐橙都没讽刺过他的操作实力,但是那又如何呢?
他没有归属。
他一直都是当之无愧的核心位置,但是他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没人真的在意“孙翔”,他们所想要的只是“七赛季最佳新人,MVP的有力竞争者”“横刀的操作人”“斗神的接任者”。他为之离开越云的账号卡嘉世给了他,但嘉世只给了他这个而已。
从刘皓到肖时钦,他有过全联盟心思最杂的副队,也和全联盟最聪明的几个人之一合作过,但他从头至尾,都没有找到自己的位置。
孙翔两个字挂在哪一家战队的名字下,其实对他都没有什么区别。
直到他来到轮回。
江波涛的圆润、周泽楷的温和……让孙翔融入轮回的因素很多,但最重要的一点是,在这里,有足够多的,能和他并肩的人。
这一次,在俱乐部接手之前,孙翔自己把微博的头像换了。
少年的面容成熟了一些,穿着黑白黄的队服,大大方方地露出子弹、数学符号和拉丁文,轻狂地笑着。
只是没有人意识到,此前他自己发的照片里,穿的都是常服。
而这个头像,他到退役都没换过。

斜光到晓穿朱户。
叶修从来不觉得自己活得很差。
就好像今夜他又坐在上林苑的电脑前,对着录像,一直看到屏幕上一大片的白光。
H市的晨风从纱窗的缝隙中随意地穿过,但并没有惊扰到厚重的窗帘,也没打扰到坐在电脑前的男人。
窗外从漆黑到昏暗,再一点点亮透,晨起的光已转了一个角度,方从屏幕上直映到他的眼底。
叶修眨眨眼,把心思拔出来,闭上双眼用手按了按,然后站起来,从门口鞋柜上的盘子里拿钱。
今天该他买早点。

昨夜西风凋碧树。
邱非上高中的时候,书上有一篇文章,核心就是论“木叶”这个词好在哪里。
有一条好像是说,“木叶”有木头那种,干硬的感觉,落叶就显得很柔软,水分充足。
可是天下间的叶子怎么会都在干透了之后再落下来呢?你看新嘉世边上栽的枫树,落叶一片片,都是含着水,还没死的。
邱非这才发现,他竟然对着一地叶子走了神。
那是他打联赛第一年的事情,也是他唯一一次起这种稀奇古怪的心思。
毕竟说穿了,这和他此后的路,其实没什么关系。

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
结束了第一届的世邀赛,叶修也要回家铺床单了。
怎么铺怎么不舒服。
真奇怪,他在网吧的储物间明明睡得挺好的啊。
睡不着,叶修就起来打游戏,他的小号多得连他自己都数不清,随手抽一张出来就刷了卡。
这个号是个神枪手,子弹“嗒嗒嗒”的音效在他耳机里一口气响了很久很久,他倒是习惯得很。
他这个神枪的胜率一直刷到67.8%,才总算是玩够了,换了下一张卡,下一个职业。
那是个气功师。

欲寄彩笺兼尺素。
孙翔伸手,跟周泽楷一起捧起冠军奖杯的时候完全是无意识的。
他的队友们已经经历过两次这种兴奋了,但他没有。
巨大的惊喜一下子淹没了他,孙翔简直有些不知所措。他可能在笑,也可能只是呆呆地托着那个奖杯。
他完全是空洞的。
他觉得他大概需要缓一下,找个人聊聊,但是这种感情他不知道该找谁分享。
理解是一回事,但,好像任谁都不能完全体会到他现在的心情。
最后他去了训练室,刷卡登录,看着训练地图一开头的那个全副武装,提着长矛的人。
那是斗神一叶之秋,他手下的斗神。
现在的一叶之秋和在嘉世的时候相比,外观上并没有什么很大的不同,轮回的技术部着意注重了这一点。
但是在很多诸如属性偏重上的地方,都和原来那个一叶之秋不一样了。
因为叶修和孙翔的操作习惯,本身也不太一样。
孙翔看着那个像他一样满是轮回印记的人,一点点地笑了。
最后他拔掉卡关了电脑,出去参加庆功宴。

山长水阔知何处。
世邀赛结束了,卫冕成功三连冠的国家队再一次解散,各回各队。
邱非看到一叶之秋在倒下的战斗格式身边扬起却邪的时候,眼眶莫名有点热。
这可能是他职业生涯中最后一次离他这么近了。
好像曾经不会有人猜想一叶之秋和嘉世分离一样,现在也没有人相信他会回到嘉世。
哪怕是邱非,也觉得如今的一叶之秋已经和孙翔一样,打上了轮回的烙印。
孙翔的班机比他的早半个小时,他亲眼看着那架纯白的客气轻捷地滑过跑道,腾空而起,留下那道雪白的喷气,不一会儿就消散在了蔚蓝的天空里。
此后山长水阔,但一叶之秋的名号后面,再也不会有嘉世的枫叶王冠了。
可笑的是,那枫叶中间的叶脉,竟然早就没人能看出却邪的模样了。

END



最后这句话,重点在“叶脉”两个字,叶秋(我比较倾向于用这个名字称呼嘉世时期的叶神)的叶。同理,这篇文章中用到的所有“叶”字,除一叶之秋的名字外,都含有“叶秋”或者“叶修”的意思。比如“木叶”那一段,是说嘉世在叶修尚有余力时就驱逐了他,叶修是“落叶”,但这种情况并不是大多数人所能想见的,人们都觉得他是职业生涯走到终点,彻底干枯的“木叶”。

在这里给大家推荐一首歌,也是这篇文的主要灵感来源,网易云里魂总(小魂)唱的“追梦赤子心”。注意,热评有惊喜。

【04H/叶邱】叶氏猫薄荷

 @叶邱2017生贺12H 

字数:8403字

备注:手机打字,时速2000慢得要疯了,如有错字还请小天使们见谅(๑• . •๑)

另外本文ABO,全程清水!清水!清水!重要的事情说三遍,任何可能要开车的迹象都是错觉,请以一个哲学而不是哲♂学的角度看待它。

就这样。

祝小队长生日快乐!





邱非实在是个很倒霉的omega了。毕竟他的信息素可是,猫薄荷味的。

猫薄荷味是个什么概念呢?就是有一天嘉世训练室的空调开小了点,屋子里稍微有点热,邱非略微出了一点点汗,后颈的遮盖剂遮得不再那么严。出屋的时候,门外的野猫已经倒了一地,只只欲仙欲死。

邱非抿抿嘴唇,干咳一声,道:“抱歉,我的错。”

他掏出遮盖喷雾补了两下,一抬手把先前一直搭在椅背上的外套扔了出去,野猫立刻集体飞速消失。

吃完晚饭出来,风一吹,邱非打了个哆嗦。

刚刚下了一场暴雨,有点冷。

可是他又能怎样呢?

毕竟他已经没有外套可以穿了。


叶修于是就在B市超凉快甚至还有点冷的机场抓住了一只没穿外套的邱非。

他看着邱非鸭舌帽下露出的眼睛,眼底的神色晦暗不明,问道:“你怎么在这儿?”

邱非指指大屏幕上还有半小时开始登机的航班,道:“我回H市。”

叶修拉着他就走,剩下十三尊大神继续等待联盟来接的车。

什么鬼?这谁啊?

众人纷纷询问苏沐橙。

苏沐橙想了想,笑道:“这么说吧,如果叶修是只猫,他刚刚拉走的那个就是木天蓼。”

木天蓼是啥?众人继续疑惑。

但是长时间的飞机之旅实在太累了,因此还没等想出个所以然来,甚至都没想到掏手机百度,一群人就各自陷回了摊尸状态。

只有孙翔带着点不确定看向肖时钦,犹豫着问道:“小事情,刚刚那个我看怎么那么像……?”

肖时钦点点头,道:“我看也是他。”

他们俩一个挨着周泽楷一个挨着张新杰,对了两句暗号也没搞得众人皆知,场面依然十分安静。


另一边,擅离职守的领队把他的猫薄荷拉到角落里,然后一把抱住。

他闭上眼闻了闻邱非领口遮盖剂的味道,橘子味的。

叶修突然就很开心,这种开心和拿冠军的时候不一样,没那么激动人心,反是让他舍不得睁眼。

因此他闭着眼睛,带着多巴胺催生出的笑意问道:“来B市干什么?”

邱非眨眼,道:“开会。”

叶修继续问道:“开什么会?你们那个卖凉茶的老板竟然没跟着。”

邱非颇想要吐槽他这种记人方式,不过还是生生忍住,道:“不是什么重要会议。”

叶修才不信,反问道:“那你怎么会来?”

邱非道:“乔一帆邀请我,我就来了。”

他请你就来?你们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好了?我请你去轮回看总决赛的时候你怎么不来?叶修的笑意淡了点,牙龈间泛起一点酸味来,道:“一帆?他的面子什么时候比我还大了?”

邱非听见他这么称呼队里的omega,心里便有些别扭起来,还没接话就听见叶修问道:“你们开的是什么会?”

查户口吗你?邱非垂下眼睛,还是没在人家怀里问出来,只是道:“五年后我们要如何统治联盟。”

叶修一怔:“啊?”

邱非鲜少见他怔愣,不由有点想笑,不动声色地补充道:“主要流程是去欢乐谷,然后在排队的时候互相吹牛。基本上都是卢瀚文在吹,宋奇英负责在边上和他一唱一和的。切,打过职业联赛了不起啊?我还是队长呢。”

这有什么可在意的?果然还是没长大。

叶修轻轻一乐。

怎么这么可爱啊……

这一声笑从喉咙里逸出来,离邱非耳边委实太近,竟把两只耳朵都一起熏红了。

邱非眨眨眼,道:“我该去登机了。”

孰料叶修非但不松手,反而抱得更紧了点,还压低了嗓子,故意在他耳边勾他的魂,道:“急什么?再让我抱一会儿。”

邱非也不知道魂魄离体了多久,忽然听得叶修问道:“邱非,你成年了是吧?”

邱非“嗯”了一声,心道:“我下个月就十九了。”

然后又听见那人问道:“要不要跟我回家啊?”

就这工夫,机场广播响了,通知飞往H市的乘客可以开始登机了。

邱非下意识地去推叶修,叶修却道:“干什么?你又没买机票。”

邱非身子一僵,心道:“他是从哪儿看出来的?”

叶修却好似没察觉到一般,偏了偏头,正对着邱非的耳朵,不紧不慢地道:“邱非,跟我回家吧。”

邱非仍僵着,说话都不过脑子,只知道回绝他,道:“我又不是你的什么人,凭什么跟你回去?”

叶修倒是不以为意,半点都没察觉到邱非心事被戳穿的慌张,随口道:“那我咬了?至于这么形式主义吗?”

邱非一把推开他,道:“我不是这个意思!”话刚一出口,便暗暗咬了牙,心道:“他会生我的气吗?”

叶修凝了神,定定地看着他,搞不清楚他在闹什么别扭。

邱非也不错眼地盯着他,既害怕他说出什么话来,又怕他一句话也不说。

终于还是叶修先投了降,叹口气道:“你不愿意就算了。”

他唇角的笑容邱非是看惯了的,七八分的漫不经心,一两分的纵容,还捎上一点宠溺。

原来不是只对苏前辈这么笑啊……

邱非嘴唇动了动,没说出话来。

叶修没等到回复,又半晌,道:“大老远来一趟不容易,我带你在B市逛逛?”

这话可真是惯到了二十分,惯得邱非忽然间就觉得有些委屈,嗓子疼得要命。

你哄我干什么?你到底当我是什么人?

你干嘛总给我这些我还有机会的暗示?你不知道我会当真啊?

你身边omega那么多,苏前辈、乔一帆、安文逸……你对他们也这样吗?是还是不是?

你打轮回干嘛要给我寄门票?嘉世队长坐到兴欣粉丝堆里合适吗?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带我逛逛……你以什么身份邀请我?alpha?朋友?……导师?

让你这么温柔地哄着的,都有谁啊?

你,你到底知不知道,我从看到你们夺冠后就跑来蹲点,等了所有苏黎世的航班,就是因为想见你啊?

我想跟你说:嘉世没有倒,还有我。

我想让你再一次直接看着我,虽然我已经不可能继承你的账号卡了,但是……

你依然还是,我最崇拜、最喜欢、最重视的人了。

邱非想说很多,但他一个自也说不出来,他只能自以为地藏好委屈的眼神,然后任薄汗冷透,让风一吹,冻得打个哆嗦。

叶修立刻就脱了外套给他披上,alpha烟味的遮盖剂把橘子的清香包得严严实实。叶修突然就轻轻笑了一声,道:“今儿的遮盖剂没被人掺水吧?”

这是个老梗了。邱非的发情期刚被训练营里的半大小子们和门外野猫的周期性聚众嗑药联系到一起时,H市正在度过一个躁动不安的春季的末尾,于是搞事分子们就趁有一天邱非午睡的时候,把他的遮盖剂倒了一半,兑上水刚好一边沉。

邱非下午出门前没闻出区别来,训练了一下午,上午的分量失效得七七八八了出来,差点就让野猫挠了。

之所以说差点,是因为叶修当时正帮苏沐橙买遮盖剂回来,拿手中的袋子精准地拦下了飞速的野猫,拯救了懵逼的邱非小朋友。

叶修一手拦下猫,另一手就扒下了邱非的外套远远扔出去,挂在外面树上。然后飞速伸手进袋子里,从一大堆觉得沐橙可能会想换着用——事实证明他想多了,苏沐橙一直都倾向于西瓜味——的遮盖喷雾里掏出一瓶,用浓郁的橘子味压住了猫薄荷浅淡的气味,然后脱下自己散发着香烟和泡面味儿的外套,把邱非兜头盖住,按着肩胛中间把他推进训练室。接着对搞事分子们进行了严肃的批评教育。

大概是因为叶修平时太不严肃了,这么一认真效果倒是非常好,再也没人敢去碰邱非橘子味儿的瓶子了。

当然,更可能是因为被门外一大群流着口水的野猫吓到了。

但无论如何,不要轻易去挑战别的动物的本能,无论是猫还是偏心的alpha。

暮春的风还有点冷,邱非裹紧了肩上的外套,悄悄嗅着上面的各种牌子的烟和各种口味的康师傅,慢慢走回宿舍,觉得心底暖融融的。

晚上他把叶修的外套洗了晾上,抱着叶修塞进他手里的遮盖剂瓶子躺在床上,突然见就很想知道,那些纷杂的味道下面,被遮住的信息素,是什么味道。

邱非想起这段往事,垂下的手不觉攥住了国家队服的一片衣角,揉起上面的拉锁来。他移开眼神,道:“没有,哪儿那么倒霉?……咳,你要带我逛哪儿?”

这烟味怎么闻着这么难受?也不像是遮盖剂啊……难道他一边喷着烟味儿的喷雾一边在国外也不忘了抽烟吗?

叶修见他态度有所软化,心下一松,舒了半口气,试探着问道:“十三陵?至少凉快儿。”

邱非看看他,憋不住露出一个笑来,然后又低下头去,轻轻道:“随你吧,哪儿都行。”

哄乐呵了就像个小媳妇似的,看着就想揉。叶修这么想着,看邱非的眼神更柔和了几分,刚要开口,就听见邱非补充道:“你家除外。”

叶修一顿,胸口泛起浓浓的无奈:都是我给你惯的。嘴上却还不死心地劝道:“你跟我回去见家长不是早晚的事儿吗?有什么不行的?”

红润的血丝渐渐爬满邱非的脸,他忙道:“谁要跟你回去见家长?”

叶修乐得陪他打情骂俏,轻笑道:“你都大老远跑来接我的机了,难道不是要跟我表白吗?我接受了你的表白,不就得带着对象儿回去见家长了吗?”

邱非红着脸,一个“我”字说了九遍都没憋出下文来。叶修不忍心逼他,于是只好捧起他的脸,倾身过来,在他唇上啄了一下。然后看着那双骤然睁大的眼睛,笑道:“算了,下次吧,等你准备好了再说。”

邱非脑子里都是那个吻,胡乱点了点头,也不知道要接话。

叶修问道:“你住哪家酒店?联盟给我们订了大巴,顺路的话可以捎你一程。”

邱非报出一个名字,就在微草俱乐部附近,离机场也不远,各战队来和微草打比赛都住那儿,这次虽然不是比赛,但是为了交通方便,也定的是这一家。

叶修于是搂起邱非的肩膀往回走,边走边道:“正好,我们也住那儿,走吧,回去等车。”


喻文州此时已经收到了消息,招呼着黄少天把所有人都闹起来,刚想去找叶修,就看见他搂了个人回来,原本穿在身上的外套也换了地方。

情侣狗。

beta战队蓝雨的队长在心底槽了一句,却还记得问上一句:“他跟我们一起吗?”

叶修用空闲的那只手拎起自己的包,道:”是啊,正好同路。都醒了就走吧。”

叶修胳膊底下的人这时候和喻文州打了个招呼,喻文州挑挑眉毛,没说什么,转身和周泽楷联手把个头最高还是alpha的那位从椅子上拉起来。

一行人走得都不快,一来坐飞机累得筋疲力尽,二来还有八卦可听,因此就连黄少天都不吱声。

叶修搂着omega走在最前面,道:“记住你后面那些人,那可都是你在统治联盟之路上的绊脚石。”

邱非道:“说了那是卢瀚文和宋奇英的理想……”

喻文州和黄少天对视一眼,暗暗发笑,张佳乐吃了一惊,张新杰倒是岿然不动——天知道这嘉世的家伙是不是在喷垃圾话。

叶修道:“你比他俩有资本。你可是唯一一支缔造了三连冠王朝的战队的队长,他俩的战队加起来都没三个冠军。”

邱非道:“不,我的理想还是很单纯的,只是想拿到总冠军而已。”

叶修道:“好理想啊,我刚出道的时候也是这么想的。哦对了,还有件事儿,我后面那些人里吧,张佳乐和王杰希你就不用太在意了,大可把琢磨他俩的时间花在喻文州身上。”

此言一出,张佳乐王杰希眉尖都是一跳。

邱非问道:“为什么?”

叶修道:“打不了几年就要退役了,研究他俩纯属浪费时间。”

完全无法反驳……张新杰偏过头躲避beta队员“副队你快帮我怼回去”的希冀目光,假装自己是个纯良无害的好omega。

邱非道:“明白了,谢谢。”


夏天天亮得早,一群人走出机场时五点不到,天倒是已经亮透了。国家队员们上了大巴,一人两个座位纷纷开始秒睡,张新杰都不能免俗,而孙翔唐昊那般腿长任性的更是睡得四仰八叉。叶修睡得倒是安稳,陷在个靠窗的位子里,安安静静。

邱非眨眨眼,不动声色地走到那两个座位边,抱起叶修黑色的双肩包,自己坐在他旁边,侧着头看他,心道:“他怎么这么好看呐……”

最后邱非还是在叶修肩头醒过来的,叶修睡得死,车彻底停下时才睁开眼,伙同喻大队长把所有人都叫醒,自己最后又在车上看了一圈,才搂着邱非进酒店拿房卡。

电梯上的国家队员没几个站得稳的,也只有叶修张新杰周泽楷三个人还勉强睁得开眼。

苏沐橙和楚云秀是唯二两个有行李箱的,叶修帮她们看着箱子,苏沐橙也不管什么alpha和omega,直接靠在他身上,楚云秀靠在苏沐橙身上。叶修不方便再搂着邱非,就拉起了他的手。

喻文州身上挂着黄少天和李轩,闭着眼靠在电梯的一个角里。

张新杰身上趴着张佳乐和他的包,张佳乐身上又趴着唐昊和他的包,唐昊多半不是因为omega本能突然觉醒知道不往alpha身边凑,而是因为担心趴着孙翔身上被撕下来。

孙翔趴着周泽楷肩上,周泽楷另一肩上是集训期间莫名建立起同期生友谊的方锐,方锐是个beta,倒是完全不有担心被两种alpha遮盖剂糟心的味道所困扰。

电梯中间站在王杰希和肖时钦,没有可靠的地方,只能互相搀扶着以奇怪的轨迹晃悠。

下了电梯,叶修最后叫醒了一遍,把房卡发了出去,然后先是把苏沐橙扶进屋子里脱鞋盖被,再把楚云秀放到她的床上,又本着队友情谊管了一下方锐,最后被责任感驱使着送唐昊回屋。邱非也不嫌烦,一直陪着他。

绕了一大圈,叶修才半靠在邱非身上,迷迷糊糊地往自己房里走,从两张房卡里摸出一张,刷卡,开门,把房卡塞进外套兜里,冲着有点不解的邱非浅笑道:“休息好了过来找我,记得带饭。”

邱非推着他走进去,反手关上了门,问道:“报酬呢?”

叶修轻轻一笑,抬手摘了邱非的帽子,扶着他的后脑勺吻了上去。

这个吻比之前那个更温柔、更细腻,alpha把舌头伸进来,不疾不徐地扫过牙齿和口腔,勾住他的舌尖轻轻舔舐,耐心从容到了十分。

邱非的脑子就好像泡在温水里,既暖和,又惬意。

他伸手搂上叶修脖子的时候,突然间想起了两年前,叶修和他打的那一场二十三分钟的指导赛。当时他发现真相后,好不容易压下心底的激动,彻底冷静下来时,心底流淌的就是现在这种,被宠着惯着溺爱着的感觉。

邱非是个好学生,很快就掌握了其中的诀窍,学着叶修的动嘴与他唇舌交缠,放纵自己一点点软在对方的怀抱里。

也不知过了多久,叶修稍稍送了一点手上的力道,扯出一丝缝隙来,道:“别怪我没提醒你,再不走可是会很失望的,我的小队长。”

邱非仍凑过去不知餍足地吻他,只从唇齿之间挤出两个字来:“不走。”

叶修也没了办法,只好耸耸肩,抱着邱非后退几步,倒在床上。没几秒钟,他的呼吸就变得舒缓绵长。

邱非便就着这个姿势在他唇上咬了一口。

哪有这时候秒睡的……邱非的心情分外复杂,内心深处潜藏的拳法家再次蠢蠢欲动。

但最后他只是翻了个白眼,低头扯开叶修的领口,凑上去。

无论如何,还是应该先盖个戳。

领口的烟味很浓,叶修大概在飞机上还补了遮盖剂,alpha遮盖剂的刺激性对omega来说强得过分,邱非灌进去一口那种味道,呛得连气都不想喘。

他在那里吮出自己的痕迹,突然很想闻一下叶修的味道。

叶修的信息素是个谜。他一直都用遮盖剂,身上的味道也乱糟糟的,不知道抽烟的时候到底关不关衣柜,全是烟味儿,和烟味儿的抑制剂混杂在一起,辨识度低得过分。

所以到底是什么味道的呢?邱非朝他后颈的腺体凑过去。

这是他的alpha,至少快是他的alpha,他闻一下天经地义。

可是一只手突然按住了他的头,一个声音紧跟着道:“过了啊。”

邱非被压回叶修肩上,有点懵,但很快又意识到叶修多半就是眯一下逗他,于是死盯着叶修不说话。

叶修也看着他,小队长半趴在他身上,抬头和他对视,领口下的大片肌肤都映尽眼底,却如何都比不上那双眼睛。那么黑,那么亮,那么让他心动,就连现下掺杂的几分不满嗔怒,都有趣极了。

叶修陪他对视了一会儿,见邱非神色不动,心下无奈,摇摇头,开口道:“这么想知道?”

邱非点头。

叶修道:“酒味儿的,二锅头。我闻两分钟都犯迷糊,虽说不会醉吧,但是可好虐了,记得当初连输那谁七盘,刷了一礼拜的盘子。”

邱非才不吃他转移话题这套,干干脆脆地补充道:“我想闻你。”

叶修道:“我还想闻你呢。好了睡吧,熬一宿了不累么你?”

邱非眨眨眼,从他身上爬起来,去浴室拿了块儿毛巾,在水龙头下打湿后拿出来,当着叶修的面把自己的腺体擦得干干净净。然后一步一步走过去,把毛巾糊在叶修脸上很野蛮地抹了几下,问道:“还困吗?”

叶修在毁容前把毛巾抢下来,叹了口气,慢慢擦掉了脖子上捂得严严实实的遮盖剂,然后把毛巾随手一扔,看着眼睛亮起来的邱非,勾唇笑了,道:“满意了?”

邱非点点头,开始脱衣服,一件、两件……

叶修在他身上还剩最后一件的时候拦了一下,道:“甭脱了。这儿没药,咱俩都脱干净了也发生不了什么,白费力气。”

未标记过的alpha和omega进行标记这种事就是本能,别说自控力,就是套都拦不住成结。而标记的受孕率接近100%。虽然得益于人类科学事业的蓬勃发展,十几年前就有了能压抑激素水平,暂时性全方位降低alpha精子活性,从而降低怀孕概率的标记药问世,能把怀孕几率降低到5%左右,配合事后避孕药可以达到0,但是这东西保质期太短价格又不低,根本就进不了酒店常备物品清单。偏偏又必须事前使用,因此……

叶修说的对,他们俩现在根本发生不了什么。

至于不吃药标记……诚然邱非不是回拿自己职业生涯谈情说爱的人,这个念头依然在他脑海中闪了一下。

与此同时他对上了叶修的眼神,漫不经心却又分明严格得很,里面清清楚楚地写着一句话:你想都别想。

邱非于是扑进了叶修的怀里。

毕竟是夏天,叶修身上除了外套就只剩了一件宽松的衬衣,纯蓝色的,一看就知道是淘宝爆款,也不知道是穿了几天,分外柔软熨帖地垫在两个人中间,温柔如水地压下了原本可能爆炸的暧昧。

邱非把下巴抵在叶修肩上,慢慢地吸进一口气。

领口的烟草味依旧,混着辛辣的酒香,活生生让邱非生出了一种纸醉金迷之感。他恍惚了一下才意识到,这就是叶修所谓害他连输七把的迷糊感。

邱非迷迷糊糊地往叶修怀里挤了挤,眯着眼睛正想睡去,两条光裸的大腿就感到了一股不寻常的热度。

他顿了一下,装乖道:“呃,你……”

叶修松松地搂着他,嗅着对人来说浅淡得很的药草香味,见邱非害羞忍不住笑了笑,坏心眼儿一起,捉住一只金贵的手探了过去,道:“提前认识一下?”

邱非窘极,隔着裤子草草捏了一下,并没使什么力气,反而有些惹火。

叶修眸色一沉,拉出他的手,把人压进怀里,贴着邱非的耳朵道:“睡吗?”

邱非放松了身子趴在他怀里,埋下头小声道:“睡醒了你负责去买药。”

叶修听得清楚,微微一笑,搂着他躺下去,道:“好。”


这一睡就睡了一天。

邱非醒来时窗外已经开始暗下去了,叶修还沉浸在睡梦中,眼底一片青黑,看来这一趟着实累得不轻,邱非看着直心疼。

他轻手轻脚地从叶修怀里钻出来,掖好被子,穿上衣服,随手喷了点橘子味儿的喷雾,因为嗅觉适应的原因他也闻不出自己现在是个什么味道,以防万一还是把叶修的外套穿上,跑去买吃的。

路上经过一家药店,去时邱非望见牌子便垂下了头,回途却终于没忍住,拐了进去。

拎着满手袋子开门时床上已经没了人,浴室的灯倒是亮着。邱非慢慢地把饭菜一盒盒打开,摆到桌上,突然间被人从身后抱住了。

那人倒还有些嫌弃他,颇不满意地道:“酒味儿怎么那么重?”

酒味儿是哪儿来的啊喂?

邱非斜睨他一眼,扯下那两条胳膊向浴室走去,边走边道:“我去洗澡,你别偷吃啊。”

叶修答应了一声,等水声响起来时才终于又放松下来,心道:“出去也不知道留个纸条,害我白慌了半天。”

然后他留意到了地上和几个印着饭店商标的空塑料袋堆在一起的那个明显装了什么的袋子,心里一紧,伸手捡起来就看到了药店的标识,半是惊喜半是怔愣。

打开一看,面上的笑意就止不住泛了起来。

他把袋子随手搁回桌上,坐下慢条斯理地掰开一次性筷子,等着浴室里的水声停下,他的猫薄荷出来和他一起吃晚饭。


乔一帆回兴欣一周后,和他一起离开H市的少年才终于带着个临时标记,回了他的战队。

嘉世的队员们现今还没有一个满十九岁的,虽然个个都有很多次被邱非打趴下叫邱哥邱老大邱爷爷的经历了,但少年人独有的作天作地的不怕死的能力还依然留存在骨血里。特别是队长谈恋爱了这种史诗,不,传说,不,银装级的作死机会,完全没有人肯放过。

发动这件事的是闻理。

轮回——虽然也有可能是兴欣——大敌当前,他倒是纠集了所有队员来自己屋子里,排着队QQ骚扰他们队长。

第一个问:“队长你脖子上那个是你的alpha留下的吗?”

邱非回道:“技术上来说,他还不是我的alpha。”

男的!好,我们已经排除了全球70亿人中14亿alpha里的一半了,只剩下7亿了!

第二个问:“队长你去B市是去找哪个野alpha的?标记了我们队长居然还敢不会来见我们?”

邱非回道:“我去B市是去参加联盟新生代的会议,见他只是顺便。”

联盟新生代会议?什么东西?我们也是新生代啊为什么不叫上我们?——重点就这样被轻易地带偏了。

第三个问:“队长你去B市待了那么久,我们的纪念品呢?”这关注点已经彻底背离初衷了。

邱非回道:“穷,买不起。omega遮盖剂很烧钱的。”

大家面面相觑,这个……的确是实话啊。

嘉世唯一的妹子旁观至此终于忍受不了队友们的八卦素养了,干脆亲身上阵,问:“队长你和你的alpha为什么没有永久标记啊?”

邱非回道:“他嫌我连个联赛冠军都没有,觉得标记这种人生大事还要再考察一下。”

消息一发到,小宿舍里床上的地上的椅子上的全愣了——这话说的,孙翔都比他低调吧。

连联赛冠军都没有……哪有这么说联赛冠军的?

你以为你是——

隐隐间,一个名字已经呼之欲出了。

有人迟疑着开口,道:“这人,不会是……”

挤满了人的寝室里突兀地静了下来。

对于嘉世训练营出来的人而言,有这么一个名字,就是神的意思。

然而现在神说,你们连联赛冠军都没有。

就在这个大家心情都有几分复杂微妙的彷徨无措的瞬间,门被敲了两下,然后开了。

门外站着一个人,唇角挑起,露出一个大家都很熟悉的,浸透了自信的笑来,问道:“准备好和我一起重振嘉世的荣光了吗……”

正午的天光从窗帘的缝隙中露出来,在地板上洒出一条窄窄的光路,直通到邱非脚前。

他向前迈了一步,踩在那道璀璨耀眼的光上,对他的队友们续道:“职业选手们?”

END

2017邱非生贺企划

大家好。
小队长要过生日了!

叶邱2017生贺12H:

本次企划将在9月21日0点开始,至9月21日22点结束,每2小时掉落一篇文,共12篇。


                                      


以下是给参与的太太们参考的活动详情:


 


 


 


 


内容要求:


 


炖肉or清水(要求剧情完整)


 


CP:叶邱(叶修x邱非)


 


其他要求:一发完结,副cp婉拒


 


主题:由各位太太任意选定。


 


 


发布格式:


 


请各位太太在确定了自己的时间后使用lof的定时功能发出。


 


标题格式:【XXH/叶邱】标题


 




正文格式:


 


第一行请艾特活动子博,@叶邱2017生贺12H


 


第二行请标明字数(字数:xxxx字)


 


第三行表明雷点备注,无则略去(备注:dirty talk,年龄操作,etc.)


 


接下来按照各位太太的习惯,可以放作者有话说,也可以直接略去进入正文。


 


 


 


例:


 


【02H/叶邱】xxxx


 


@叶邱2017生贺12H


 


字数:xxxx字


备注:xxxxxxx


 


 


打tag须知:


以下是必须打上的tag:


2017邱非生贺


叶邱2017生贺12H企划


叶邱


 


除此以外的tag只要按照太太自己原本的习惯来就可以了。


 


Staff人员名单:


 


【01H/叶邱】 @娃娃脸谱 (0:00)


 


【02H/叶邱】 @久黎 (2:00)


 


【03H/叶邱】 @米米米米罗 (4:00)


 


【04H/叶邱】 @一棵兔子草 (6:00)


 


【05H/叶邱】 @叶阿言 (8:00)


 


【06H/叶邱】 @一枚拙茧 (10:00)


 


【07H/叶邱】 @雁师 (12:00)


 


【08H/叶邱】 @一枚拙茧 (10:00)

2328ogI

&p>
104H/叶邱】 @米米米米罗 (4:00)

510965159d=

封,Endless/p>

【05H/叶邱】  H <19

r="ng>Staff人员名单:

<19

r="

那雪/p>
206H/叶邱】 
/id="502297187" href="http://www.lofter.com/mentionredir2460431="ng>Staff人员名单:

2460431="

噬魇/p>
2

【07H/叶邱】 邱非生ng>

与的太太们参考的活动详情:

今弚由各位太太任意选定。

2017


 


与的太太们参考的活动详情:

> 催庽有,尼由各位太太任意选定。

2017出4亿r /> />里窈

lof的定旝

END

/tag/F%B6 > h.lofter.com/tag/2017%E9%82%B1%E9%9D%9E%E7%94%9F%E8%B4%BA">● 2017邱非生贺
评论(7) a href="http://electron9th.lofter.com/poste">

是‥ng>须知
<● 叶邱

2 /tag/r.cD/tagA4%A %8C.com/ta17Staff人xxx/%E6g/201m/tagAE%B6 agA4%A 5%B8g/20tag/ag/4 /4 9m/tagAD%90%E6g9.co90tag9D%91.com/tStaff人xxx/%E 201C%E6g96%B90t7 %A4% %91.com/t爱上Staff人xxx/%Eag/D%B0%E9%A3%9E%E6g9201F.com/ta个 el人 d9d7bdc 040考"> 2http://electron9th.lofter.com/post/1d9d7bdc_1131109f">评论(7) 040考"> 评论(7) 040考">a href="http://electron9th.lofter.com/post .com/tag.commmmm .com/tag.commmmm .com/tag.com/p .commmmm .com/tag.com .com/tag/p /p mmmm 要 article" .com/tag.come
/tag/agA20t /1%8C%E9%AB%920t6g/r.cB.com/ta由赡 /Staff人xxx/%E C%9E%E">● 叶邱2Staff人xxx/%Eag96%BB%E9%BB%84.com/tax> aStaff人xxx/%Eag91gA20t7 F .com/ta翔> aStaff人xxx/%E9 A90tag C%A0.com/t韩> aStaff人xxx/%Eag/F%8C%E /A%B1.com/t修
el人 d9d7bdc 0d3a441.c 1http://electron9th.lofter.com/post/1d9d7bdc_1131109f">评论(7)
0d3a441.c